成都商報記者 姚永忠 湯小均 攝影報道
  昨日,成都商報報道了簡陽市石板凳鎮社會事業服務中心主任周東軍,因醉駕寶馬碾壓親戚致其死亡被免職一事後,是否存在反覆碾壓、如何達成諒解、賠償金多少、寶馬車從何而來等問題引起眾多網友和讀者關註。
  對此,成都商報記者通過採訪肇事者周東軍本人、寶馬車車主及周東軍身邊的同事、親人瞭解到,事發當晚,周東軍喝了啤酒和白酒,其在拿駕照後開車僅10次左右,68萬的賠償金是由周東軍及其家人向寶馬車車主和弟弟借來的。對於反覆碾壓,交警仍表示不清楚,但法醫鑒定死者頭部和腿上各有一處碾壓傷。
  案情焦點
  簡陽市交警大隊副大隊長安波表示,經法醫鑒定,死者頭部和腿上各有一處碾壓傷,但是否是二次碾壓造成,並不清楚。
  “對方提出大年初一必須賠,68萬也是對方提出來的。”周東軍妻子王俊梅說,周東軍在內蒙古做服裝生意的弟弟找朋友借的錢。
  1
  68萬元賠償款哪兒來?
  王學斌:借了30萬元,“當時那種情況,沒法打欠條”
  關於賠償,周東軍妻子王俊梅表示,兒子去年剛從吉林大學畢業,目前在沈陽工作,家裡也沒錢來賠。周東軍以前一個月工資才八九百,現在一個月2153塊。
  “第二天談賠償,對方提出大年初一必須賠,68萬也是對方提出來的。”王俊梅說,想到人死了,該給對方經濟補償,他們便同意了68萬元的賠償。大年初一,是周東軍在內蒙古做服裝生意的弟弟找那邊的朋友借的錢,一次性賠償對方68萬元,包括撫恤金、喪葬費等所有在內。當天,雙方達成諒解,簽了諒解書。
  王俊梅否認了網絡傳言的98萬元賠償款,並說,對方辦喪事時,周東軍三兄弟還每人給了1000元的禮金。
  石板凳鎮政府相關負責人說,據他瞭解,68萬元的賠償,寶馬車車主王學斌出了30萬,其他是由周東軍的弟弟出的。昨天下午,王學斌說,出事後,周東軍家人說沒錢,他便借了30萬元,“當時那種情況,沒法打欠條”。
  2
  是否二次碾壓?
  警方:死者頭部和腿有兩處碾壓傷
  是否存在二次碾壓?對此,簡陽市交警大隊副大隊長安波表示,經法醫鑒定,死者頭部和腿上各有一處碾壓傷,但是否是二次碾壓造成,並不清楚。
  “我們接到報警趕到現場後,死者已經被送往醫院。後來經法醫鑒定,死者系經碾壓致顱內損傷所致。”安波表示,目前,偵查工作即將結束,將在近日移送檢察機關起訴。
  3
  周東軍人在哪兒?
  警方:絕對沒去內蒙古 人在簡陽
  王俊梅說,周東軍被刑拘後,他們再也沒有見過,也沒有聯繫,周東軍也沒有回家,她也不知道丈夫去哪兒了,丈夫的手機也留在家裡。
  昨日,有媒體報道稱,周東軍已前往內蒙古。昨天上午,成都商報記者先後前往石板凳派出所和簡陽市交警大隊巡邏六中隊,派出所所長張施林介紹,周東軍取保候審的消息他並不知情,也不知道其去處。
  昨天下午記者再次前往派出所時,張施林介紹,上午他不清楚情況,得到上級部門的反饋後,他詢問得知是一名副所長在具體經辦周東軍的取保候審事宜。“他絕對沒去內蒙古,上午交警隊還打電話通知他去。”但張施林表示,周東軍的行蹤是“工作秘密”。
  昨天下午,簡陽市交警大隊副大隊長安波表示,他保證周東軍在簡陽,上午還通知其到交警隊做了一次詢問,“他取保候審後,要離開必須取得公安機關的同意,我敢保證他在簡陽。”
  4
  為何不批捕?
  檢察院:駕照也收了,不再有社會危害性
  昨日,成都商報在報道中提及了安波轉述的檢察院未批捕理由,但仍有網友和讀者對“不批准逮捕”表示不理解。
  對此,簡陽市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科長田友昨日對成都商報記者表示,交警大隊轉述的三條理由確為檢察院不予批捕的理由。據他介紹,逮捕需同時具備三個條件,即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、可能判處徒刑以上刑罰、採取取保候審不足以防止社會危害性。其中,社會危害性包括可能實施新的犯罪;有危害國家安全、公共安全或者社會秩序的現實危險;可能毀滅、偽造證據,干擾證人作證或者串供的;可能對被害人、舉報人、控告人實施打擊報複的;企圖自殺或者逃跑的。
  “車沒有了,駕照也收了,不會再有社會危害性。”田友再次強調了三點不予批准逮捕的理由,並表示,逮捕只是強制措施,並不代表最終的處罰。
  同事印象
  周的哥哥是鎮紀委書記
  三兄弟都喜歡喝酒
  昨日上午,成都商報記者前往石板凳鎮政府,多名工作人員均說,周東軍作為一名事業幹部,平時工作很不錯。據介紹,周東軍擔任石板凳鎮社會事業服務中心主任已有6年左右,此前在該鎮文化站上班。“能力很不錯,還寫得一手好字。”一工作人員說,周東軍的哥哥周志安是石板凳鎮黨委副書記、紀委書記,“在處理過程中,他哥哥接到電話才跑到現場來的”。
  石板凳鎮鎮長吳居貴介紹,周東軍的弟弟在內蒙古做生意,三兄弟都喜歡喝酒,關係很好。前幾年,周東軍還想過辭職,去投靠弟弟。“大年三十團年喝點酒,可能是平時壓力比較大,特別是去年管場鎮拆遷、城建,還管社保。”
  車禍還原
  “到現在為止,我是第一次開自動擋的車。我也記不太清楚了,現在腦袋里亂得很。”———肇事司機周東軍
  我在成都經商,與建築行業方面的勞務有關,車是寶馬730。事發當晚,我喝得差不多了,他喝得少點就說他來開。———事發時坐在副駕的寶馬車主王學斌
  對話肇事司機周東軍:
  記不太清事發情況了,第一次開自動擋
  昨日下午,記者電話聯繫到周東軍,電話中,周東軍聲音顯得低沉,一直說自己精神狀況不好。
  他在電話中介紹,出事後,他住在簡陽的姐姐家,幾天來吃不下飯,還是在姐姐強制要求下吃了一點。
  “當時我想到過輕生,但想到家中還欠60多萬元的賬,我就那樣走了,老母親、老婆和兒子怎麼辦?”周東軍說,現在只有去面對,事情的發生給他和家人帶來了太大的打擊。
  那麼,事情到底是怎樣發生的呢?在周東軍的印象中,事發當晚,他和朋友吃飯喝了一點酒。“到現在為止,我是第一次開自動擋的車。”“我也記不太清楚了,現在腦袋里亂得很。”隨後,周東軍以頭昏為由,中斷了通話。
  昨晚19時30分許,成都商報記者再次致電周東軍瞭解事發時的細節,但周東軍表示,“你們可以去問交警。”周東軍在稱自己“開車不多,僅10次左右”後掛斷了電話。
  周東軍妻子王俊梅說,死者是她的表嫂,雙方在大年初一已達成諒解。據她回憶,事發當晚,她在周東軍的二哥周志安家吃飯,周東軍“被朋友喊去喝酒了”。
  王俊梅說,據她瞭解,事發時,肖會君帶著孫子在路上放孔明燈。肖會君有一兒子,平時和老伴住在鎮政府對面購買的房子里,帶孫兒孫女,兒子在一建築工地開飯館。“平時聯繫不多,也沒他們的電話。”
  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多方聯繫死者肖會君的家人,但未能找到其家人。據肖會君同一棟樓的居民介紹,他們一家人可能到簡陽去了。
  對話寶馬車主王學斌:
  周是我姐夫的親戚 喝了1瓶啤酒2兩白酒
  昨日下午,成都商報記者聯繫上了此次事故中肇事寶馬車的車主王學斌。事發時,車上除了開車的周東軍,王學斌坐在副駕駛室位置。
  王學斌介紹,他在成都經商,與建築行業方面的勞務有關,車是寶馬730。“我的車出了這個事,我現在很內疚,心裡也不舒服。”大年初二或初三取車後,目前已從簡陽老家返回成都的王學斌說,周東軍是他姐夫的親戚。
  王學斌回憶,事發當晚,周東軍和他在姐夫家團年,從當晚6點過開始吃飯,有六七個人喝酒。當時,周東軍喝了1瓶啤酒、2兩白酒。“可能是酒喝雜了。”王學斌說,7點過,他和周東軍未給姐夫家說去哪兒便下樓。“我喝得差不多了,他喝得少點就說他來開。”
  至於是否如其他人所說的將車停到石板凳鎮政府里,王學斌表示,他記不太清楚了,好像是送周東軍回家。王學斌說,途中,突然聽到車外面有人在喊“撞倒人”了,也有喊“快點倒”的,周東軍未下車便倒了車。
  王學斌說,之後,他下車看見有人躺在右車輪附近,但不清楚人是在車輪前方還是後方,隨後便跑到車前方。至於是否存在倒車中碾壓,王學斌說,在倒車前,他聽到有人喊“撞倒人了”,但不清楚倒車中是否碾壓。“當時我意識還是比較清醒,他還是比較清醒,可能是第一次開寶馬車,估計對車不熟悉。”  (原標題:弟弟和車主出錢 第二天賠了68萬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m44lmtsvz 的頭像
lm44lmtsvz

California

lm44lmtsv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